世界水日“问水”:水需求激增竞争加剧

2009-04-27 00:00:00 来源:中国环境报 浏览:

   
    全球水资源需求量从未像今天那么大,并且,由于人口的增长和迁移、日益提高的生活标准、食物消费的变化,以及能源尤其是生物燃料产量的增加,这种需求仍将增加。这是最新发布的《联合国水资源开发报告》第三版——《变化世界中的水资源》所得出的结论。 

    《联合国水资源开发报告》每3年发布一次,它全面评估了全球淡水资源状况。作为此报告的最新版本,《变化世界中的水资源》强调了水资源在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中的重要作用。“由于日益增加的短缺状况,对水资源的管理而言,‘良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减贫也依赖于我们投资于这个领域的能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总干事松浦晃一郎说。 

    报告指出,水资源需求仍在增加,但一些国家已经达到了其水资源利用的极限。气候变化的影响很可能使这种情形恶化。无论是在国家之间、城市与乡村之间,或是在不同活动领域之间,水资源的竞争正在加剧。这有可能使水成为一个日益政治化的问题。减少水资源需求和浪费,以及改进水资源管理的政策措施业已存在,而且,许多国家已经通过立法寻求对其水资源进行良好的保护和管理。但是,报告指出,这些改革举措仍未产生显著效果,因为对水资源保护和管理所采取的行动往往被单独限制在这一领域范围之内,而有关水资源的重要决定都是由这一领域之外的人做出。为了使决定更有效,需要来自所有领域,包括农业、能源、贸易和金融的决策者参与,因为他们都对水资源管理具有决定性影响。报告也强调了政府同私营部门和公众之间建立伙伴关系的重要性。 

    实现MDGS前景喜忧参半 

    报告作者观察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获得基本的与水相关的服务——安全饮用水、卫生设施和食物产品——在很多发展中国家仍然不足。这种“一切照旧”的情形意味着到2030年,全球大约有50亿人(占世界人口总量的67%)仍将缺乏有所改善的卫生设施。报告说,在这种情形下,实现水和卫生千年发展目标(MDGS)——到2015年,将无法持续获得安全饮用水和基本环境卫生设施的人口比例降低一半——的前景既是充满希望的,也是令人担忧的:按目前的发展趋势,届时超过90%的世界人口将获得改善的饮用水源;同时,基本卫生设施的进展仍然不足。 

    除了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国家,世界正朝着完成饮用水MDGS的道路前行。这一地区发展严重滞后,有大约3.4亿人缺乏安全饮用水。然而,世界距达成卫生设施MDGS仍遥遥无期,5000万非洲人缺乏足够的卫生设施,其他许多地区也处于落后。如果要达到联合国设定的目标,仍然需要我们加倍努力。贫困与水资源之间的联系显而易见:生活标准每天低于1.25美元的人数同缺乏安全饮用水的人数大体相当。 

    这种情况对健康产生重要影响:发展中国家大约80%的疾病同水有关,每天导致大约300万人死亡;每天大约有5000名儿童死于腹泻,或者说每秒死亡17人。总体而言,通过改善水供应、卫生设施、卫生条件和水资源管理,世界范围内大约1/10的疾病可以避免。 

    水资源需求剧增带来巨大压力 

    报告指出,尽管部分人口仍然无法获得足够的水资源,但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在过去50年里,全球淡水抽取量增加了3倍,而同一时期灌溉面积增加了1倍,这个基本现象与人口的增长密切相关。世界人口现约有66亿,每年增长大约0.8亿,这将意味着每年增加大约640亿立方米的淡水需求。然而,到2050年出生的30亿人口中,将会有90%居住在发展中国家,许多人居住在已经缺水的地区。 

    人口增长意味着对农产品的需求增加,从而增加了对水的需求。农业目前是最大的水资源消耗者,占所有水消耗的70%(相比工业的20%,家庭用水的10%)。到2050年,如果农业水资源生产率得不到进一步改善,全球农业需水量将增加70%~90%,而一些国家已经达到其水资源利用的极限。与此同时,近年来出现了一些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变化,尤其是新兴国家日常饮食中肉类和奶制品的相对重要性有所增加。生产1公斤小麦只需要800升~4000升水,而生产1公斤牛肉需要2000升~1.6万升水。据估计,中国消费者1985年人均食用20公斤肉类,2009年将超过50公斤。相比之下,2002年每名瑞典居民的肉类消费量为76公斤,美国则高达125公斤。 

    近年来,生物燃料的生产也在猛增,这对水资源需求产生了重大影响。2008年全球乙醇产量为770亿升,是2000年和2007年期间产量的3倍,到2017年将达到1270亿升。巴西和美国满足世界需求的77%,是两个主要生产国。但是生物燃料在能源总产量中的比例仍然很小。统计2008年汽油运输燃料市场中的乙醇比例,美国约为4.5%,巴西约为40%,欧盟约为2.2%。尽管它们有可能帮助减少对矿物能源的依赖,但鉴于其投入以及目前的生产技术,根据本报告作者的观点,生物燃料可能会对生物多样性和环境施加过多的压力。主要的问题是需要大量的水和肥料来栽培作物:生产1升生物燃料,竟需要1000升~4000升水。 

    与此同时,能源需求正在增长,相应的水资源需求也在增长。到2030年,全球能源需求预计将增长近55%。仅中国和印度,就将占到这一增长的大约45%。2004年~2030年间,预计水电将以1.7%的年均增长率增长——总体增长60%。鉴于矿物燃料供应减少,需要转向更清洁的能源,并有可能动用额外储备来适应气候变化导致的加剧的水文变异性和不确定性。尽管大坝因会带来深刻的环境足迹及其会造成大量人口流离失所的趋势而遭到批判,但在许多人看来,它还是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这对发展中国家尤为适用,这些国家的水电潜能相当可观。 

    气候变化加剧水资源紧缺 

    科学家们有一个共识,即全球变暖将导致全球水文循环的加剧和加速。这种加剧可能转化为蒸发率和降水量的不断增大。尽管现在仍不确定这些变化将对水资源产生哪些影响,预计水资源缺乏将会影响到水质和诸如干旱、洪水等极端天气现象的出现频率。报告预计,到2030年,47%的世界人口将分布在用水高度紧张的地区。单是在非洲,到2020年,将有7500万~2.5亿人因气候变化而用水紧张。一些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的水资源缺乏,将对移民产生重大影响。预计将有2400万~7亿人会因为缺水而流离失所。 

    亟须加大水资源投资 

    根据本报告作者的观点,并非只有富国在水资源部门投入——发展中国家的未来繁荣将部分取决于它们在水资源领域的投入。水资源开发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在水资源方面的投入,会有各种程度的回报。在增加获取安全用水和卫生设施方面每投资1美元,预计将产生3美元~34美元的回报;另一方面,如果投入不足,受损的GDP有可能达到10%。在非洲大陆,因无法获取安全用水和基本卫生设施而造成的总体经济损失预计每年可达284亿美元,即GDP的5%。卫生设施方面的投入也有益于生态环境。今天,发展中国家80%以上的污水未经处理排放,从而污染了河流、湖泊和沿海地区。 

    据估计,工业化国家更换老化供水基础设施和卫生基础设施的总成本可能高达每年2000亿美元。水资源短缺只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尽管在水资源基础设施和水资源部门能力发展方面的投入能够产生效益,但为此划拨的政府预算分配和官方援助却很不充足。例如,对整个水资源领域的官方发展援助一直在减少,仅保持在总援助流量的大约5%。 

    改善水资源管理可有效提高利用率 

    面对水资源日益匮乏的现象,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把水资源管理战略与发展计划结合起来,报告列举了一些国家的典型案例,比如赞比亚的水资源综合管理新政策、土耳其的东南安纳托利亚项目和澳大利亚的一些项目。报告指出,如果按通过渗漏流失的水量判断,城市供水管网和灌溉系统的效率都非常低。在地中海地区,估计城市地区有25%的水资源流失,通过灌溉水渠流失的水量则达20%。废水处理也可以增加可用水资源的供应,一些国家已经在回用处理过的废水。但用于农业的城市废水仍然有限,除了少数几个水资源非常有限的国家——加沙地带(巴勒斯坦领土)占40%,以色列占15%,埃及占16%。 

    海水淡化是干旱地区使用的另一个处理程序。在已经达到其可再生水资源极限的国家(如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塞浦路斯),海水淡化被用以获取饮用水和工业用水。报告还指出,存在于水资源部门的腐败将会导致有关水资源和卫生设施MDGS的投资成本提高500亿美元左右。    作者:黄勇 

本文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食品安全快速检测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著作权人来电、来函与食品安全快速检测网联系。联系电话:4008112315